俞挺创造了一个6m×6m的欲望都市

明星八卦 浏览(1859)
dafa888
?

  符号:两个人的欲望都市

  开幕后才完工的秘境有18处秘语,

  你发现了吗?

  

  

  

  Wutopia Lab 应策展人张宇星先生邀请为2019年3月“未知城市:中国当代建筑装置影像展(坪山)”完成了一个名为符号:两个人的欲望都市的装置。坪山展是一次大型专业主题展。展览以谱系化的方式,从多领域和多视角,思考了有关人类物质生存空间的体系化状态,以及新一代未来建筑学发展的方向性等问题。某种意义上,这是一次中国当代建筑学的微小思想碰撞,也是一次泛建筑学的跨界集群反思。

  阿纳斯塔西亚

  我创造了一个6m×6m的微型城市——阿纳斯塔西亚,我试图用空间隐喻两个人的一生。这个城市其实就是人的一生,城市历史似乎很短暂。但从更宏观的视角看,人类则一代代生生不息,这个城市是永恒的。

  

  | 平面图 |

  

  | 轴测图 |

  首先会有光

  在我们出生前一刻,是黑暗,没有寒冷也没有温暖。你有些紧张,会抓住他的手,幽暗通道的墙壁上的孔洞渗出丝丝微弱的光,转角的镜子让暗道的尽头消失,仿佛很漫长。但会有光,越来越亮,那个明媚彩色的世界就要出现了。

  

  

  

  然后是无限的∞

  你会看到是诱惑,有的欲望是那么美好比如爱情,但你也会在折射的镜面里看到自己扭曲的脸庞,因为有些欲望是你内心中不敢为人言但又让你跃跃欲试。

  无论男女,我们摆脱不了这欲望的纠结,是欲望塑造了我们也是欲望塑造了容纳我们的城市。无论老少,更无法避免在这没有边界的世界里轮回,周而复始,证明这个世界的无穷无尽。

  

  

  红色的救赎

  你可能在这局促的城市里踉踉跄跄。你会在凸镜里看到这个变形的城市以及无奈。但显然易见你可以发现那个藏在背后的红色的房子。人生总要有这么一个值得奋斗的信念,在这个精神堡垒里可以让你喘息,舔一下自己的伤口。血色人生的里面或许就是纯洁的未来。你可以放松地躺下来,你有些恍惚,怀疑自己的真实性。

  

  

  

  

  白 拱 廊

  大多数人会坐在拱廊的阴影中,看着周而复始好奇的人走来走去。你或者你们两会不会是其中一员,这时光线从角天窗如瀑布泻落,打在你们头上,你们还认识对方吗,你们还是对方的记忆吗?欲望都已经是记忆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退 场

窄缝,这是退场的出口。它慵懒地张着眼睛平静地等待着各色人等的退场。不过有时事情也会改变,光线倒着从这里窥探你们这个小小城市时,你会想起科恩的歌词,生命有罅隙,就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霎那间你会想起他的。

  

  

  

  记忆和符号确认她存在过

  朋友说他看到了许多痕迹,所有文本都是各种历史文本的镶嵌品,籍里科,蒙克,达利,罗斯科,柯布西耶,巴拉甘和斯卡帕,以及遥远的米开朗基罗。他们都被随意改写后镶嵌在一起变成了这个微型的欲望城市,他们的远大理想和卑微的念头便是这欲望城市的装饰,默默看着你们。

  

  整个城市,我设置了18个隐喻,我自己都忘记了具体,你们会找出来吗?或者你们会找出更多,我怎们能够看清这世界的所有。罗兰巴特告诉我们,你们的解读会支解我作为作者的权威。最后,这个城市就是你们的了,但也只是片刻。

  某个时刻,这个两个人的城市对于你们好像是全部,没有任何欲望会失落,你们也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某个时刻,你们或许在这里看见了自己的一生或者一个瞬间,这个一生或者瞬间便属于这个城市了,她从你们的记忆和欲望获得形态,浓缩成隐喻。她在不同的你们面前好像在不断重复着一切隐喻,似乎是为了让你们记住自己,但事实是这些夸张的隐喻只是肯定她自己确实存在过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| 立面图 |

  

  | 剖面图 |

  张宇星看俞挺的欲望都市

  两个人的欲望都市充满了高浓度未知,再一次运算黑色方块空间,然后将进入这场建筑合成游戏。代码DSC,和代码DSC,请紧跟建筑师俞挺来到极坐标系。穿过圆点、飞跃栏杆、躲开三角形的折射光,你会在晨曦中看见大卫像。此刻,他就忧郁地站在镜子面前,身后的影子无限悠长。而我,突然发现所有的身体(包括身体中的V形器官)都已经被凸面镜凝固了,像是帕提农神庙女像柱,变成了一排排石头拱廊。连空气也被另一团空气压缩,压缩成了枯萎蜜饯。这时候可以听到声音,它们来自窗外,也许是爬墙虎们发出的嘶哑吼叫,目标是阻挡中午十二点三刻的时间之箭。没有什么意外吗?不!意外的快乐随时会发生:在走道尽头,在异形门洞,在时间边缘。比如一个女孩就成功躲过了这场玫瑰梦魇,她是谁?她是真实的吗?她一定不惧怕黑暗,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因为一个有关欲望女神的故事已经流传了很久很久,因为她法力无边,因为阳光是从她瞳孔里发出的一束球形闪电。

  

  | 项目信息 |

  项目名称:两个人的欲望都市

  设计公司:Wutopia Lab

  主持建筑师:俞挺

  项目建筑师:穆芝霖

  项目经理:丁叮

  摄影:CreatAR Images

  地址:深圳

  面积:36㎡

  材料:木板、地板胶、贴纸、雕塑

  建成时间:2019年3月

  符号:两个人的欲望都市

  开幕后才完工的秘境有18处秘语,

  你发现了吗?

  

  

  

  Wutopia Lab 应策展人张宇星先生邀请为2019年3月“未知城市:中国当代建筑装置影像展(坪山)”完成了一个名为符号:两个人的欲望都市的装置。坪山展是一次大型专业主题展。展览以谱系化的方式,从多领域和多视角,思考了有关人类物质生存空间的体系化状态,以及新一代未来建筑学发展的方向性等问题。某种意义上,这是一次中国当代建筑学的微小思想碰撞,也是一次泛建筑学的跨界集群反思。

  阿纳斯塔西亚

  我创造了一个6m×6m的微型城市——阿纳斯塔西亚,我试图用空间隐喻两个人的一生。这个城市其实就是人的一生,城市历史似乎很短暂。但从更宏观的视角看,人类则一代代生生不息,这个城市是永恒的。

  

  | 平面图 |

  

  | 轴测图 |

  首先会有光

  在我们出生前一刻,是黑暗,没有寒冷也没有温暖。你有些紧张,会抓住他的手,幽暗通道的墙壁上的孔洞渗出丝丝微弱的光,转角的镜子让暗道的尽头消失,仿佛很漫长。但会有光,越来越亮,那个明媚彩色的世界就要出现了。

  

  

  

  然后是无限的∞

  你会看到是诱惑,有的欲望是那么美好比如爱情,但你也会在折射的镜面里看到自己扭曲的脸庞,因为有些欲望是你内心中不敢为人言但又让你跃跃欲试。

  无论男女,我们摆脱不了这欲望的纠结,是欲望塑造了我们也是欲望塑造了容纳我们的城市。无论老少,更无法避免在这没有边界的世界里轮回,周而复始,证明这个世界的无穷无尽。

  

  

  红色的救赎

  你可能在这局促的城市里踉踉跄跄。你会在凸镜里看到这个变形的城市以及无奈。但显然易见你可以发现那个藏在背后的红色的房子。人生总要有这么一个值得奋斗的信念,在这个精神堡垒里可以让你喘息,舔一下自己的伤口。血色人生的里面或许就是纯洁的未来。你可以放松地躺下来,你有些恍惚,怀疑自己的真实性。

  

  

  

  

  白 拱 廊

  大多数人会坐在拱廊的阴影中,看着周而复始好奇的人走来走去。你或者你们两会不会是其中一员,这时光线从角天窗如瀑布泻落,打在你们头上,你们还认识对方吗,你们还是对方的记忆吗?欲望都已经是记忆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退 场

窄缝,这是退场的出口。它慵懒地张着眼睛平静地等待着各色人等的退场。不过有时事情也会改变,光线倒着从这里窥探你们这个小小城市时,你会想起科恩的歌词,生命有罅隙,就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霎那间你会想起他的。

  

  

  

  记忆和符号确认她存在过

  朋友说他看到了许多痕迹,所有文本都是各种历史文本的镶嵌品,籍里科,蒙克,达利,罗斯科,柯布西耶,巴拉甘和斯卡帕,以及遥远的米开朗基罗。他们都被随意改写后镶嵌在一起变成了这个微型的欲望城市,他们的远大理想和卑微的念头便是这欲望城市的装饰,默默看着你们。

  

  整个城市,我设置了18个隐喻,我自己都忘记了具体,你们会找出来吗?或者你们会找出更多,我怎们能够看清这世界的所有。罗兰巴特告诉我们,你们的解读会支解我作为作者的权威。最后,这个城市就是你们的了,但也只是片刻。

  某个时刻,这个两个人的城市对于你们好像是全部,没有任何欲望会失落,你们也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某个时刻,你们或许在这里看见了自己的一生或者一个瞬间,这个一生或者瞬间便属于这个城市了,她从你们的记忆和欲望获得形态,浓缩成隐喻。她在不同的你们面前好像在不断重复着一切隐喻,似乎是为了让你们记住自己,但事实是这些夸张的隐喻只是肯定她自己确实存在过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| 立面图 |

  

  | 剖面图 |

  张宇星看俞挺的欲望都市

  两个人的欲望都市充满了高浓度未知,再一次运算黑色方块空间,然后将进入这场建筑合成游戏。代码DSC,和代码DSC,请紧跟建筑师俞挺来到极坐标系。穿过圆点、飞跃栏杆、躲开三角形的折射光,你会在晨曦中看见大卫像。此刻,他就忧郁地站在镜子面前,身后的影子无限悠长。而我,突然发现所有的身体(包括身体中的V形器官)都已经被凸面镜凝固了,像是帕提农神庙女像柱,变成了一排排石头拱廊。连空气也被另一团空气压缩,压缩成了枯萎蜜饯。这时候可以听到声音,它们来自窗外,也许是爬墙虎们发出的嘶哑吼叫,目标是阻挡中午十二点三刻的时间之箭。没有什么意外吗?不!意外的快乐随时会发生:在走道尽头,在异形门洞,在时间边缘。比如一个女孩就成功躲过了这场玫瑰梦魇,她是谁?她是真实的吗?她一定不惧怕黑暗,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因为一个有关欲望女神的故事已经流传了很久很久,因为她法力无边,因为阳光是从她瞳孔里发出的一束球形闪电。

  

  | 项目信息 |

  项目名称:两个人的欲望都市

  设计公司:Wutopia Lab

  主持建筑师:俞挺

  项目建筑师:穆芝霖

  项目经理:丁叮

  摄影:CreatAR Images

  地址:深圳

  面积:36㎡

  材料:木板、地板胶、贴纸、雕塑

  建成时间:2019年3月